病酒.

天使👼生日快乐!!!!♥♥♥♥

去年(?)写的,大概可能…
发过但是删了x

        城谷忠臣用糖果打发走了第三批来教堂的孩子。关上教堂的门背靠着舒了口气,拽了拽手套。
         教堂现在非常安静,只听见一阵“嗒…嗒…嗒”缓慢的脚步声。城谷转过身,想看看是不是Linda修女,如果她还没走的话,可不可以请她帮忙应付那些调皮的孩子。
        还没看清楚来人是谁,就撞进一个结实的胸膛。
        哦…这绝对不是Linda修女。
        城谷想要后退几步。这样与别人近距离接触,让他浑身上下都不舒服。
        但是他无法挣开不知何时环在他腰间的手。
“你到底是…”城谷抬起头,正好看到环着他的到底是谁。说一半的话戛然而止。
         猩红色的眼睛,头顶一双泛着喑哑暗沉光泽的角。纵使他的面孔与人无异。
         但他绝对不是人类。
         神父在他红色的眼睛里看到了无波无澜的赤色水沼。里面仿佛映着自己的影子。
        而且城谷感受不到他的心跳。
        这是恶魔。
        “神父先生,”恶魔在这时开口,“不给糖,就捣乱。”
         万圣节当晚遇到真正的怪物。这个怪物只是来讨要糖果。这未免有点荒谬。
         他的手还环在城谷的腰上,面无表情。城谷无法将自己的视线从他脸上离开,过了一会才说:“能…能先放开我吗?”
         腰间的手终于松动,而城谷马上一把抓住旁边架着的差不多有半人高的金属长十字架挥向眼前的恶魔。
         “如果你是恶魔的话,请你离开教堂。”
         城谷的脸变得很红,说话微喘着气。这是与别人身体接触太久的缘故。教堂夜晚的光线昏暗,透过窗的月光是最大的光源,离得远了就看不清人的脸。
         他觉得脑袋有点眩晕,看到远处站着的恶魔还没有离开,他摇摇晃晃的打算走过去打算以神父的身份再次警告他,却踉跄了一下扑了过去。
         明明刚才挥动十字架打都打不到仿佛虚影一样的恶魔,现在又结结实实地撞到一起。
         等到城谷从恶魔身上支起身体的时候,他才发现一人一魔的姿势有多暧昧。
         他跨坐在恶魔的身上,手里的十字架横在恶魔的脖颈前,而恶魔的双手搭在他的后颈。
         那姿势就像情人一样亲密,如果不看那根十字架的话。
         城谷想不通这个恶魔到底想要做什么。他想他的脸应该更红了,还在轻微地喘气。
“看来神父先生不太乐意给我糖果。”恶魔微抬起上半身,眼睛看向城谷,“那么,一个吻呢?”   
        没有人知道和恶魔亲吻会发生什么,包括城谷。也许会被他吃掉,一起堕落进地狱,也许,只是也许,会是一个不错的体验?毕竟这可是恶魔的亲吻。
        城谷不由得盯着恶魔的嘴唇看,他的嘴里是否有尖锐的獠牙呢。
         后知后觉的,城谷发现自己竟然在思考这件事情发生的可能性。
近在咫尺的这个英俊恶魔仿佛对自己有着奇妙的吸引力,让他不由自主的陷入某种幻想并且不加以抵抗。
         “不…”恶魔看着城谷,虽然他嘴上说了不,但是神父先生的眼睛说的好像并不是这个。
         恶魔开始收紧搭在城谷后颈上的手,将他压向自己。
         城谷能感受到恶魔在不断靠近自己,却使不出力气用十字架隔开他。
         他不禁浑身颤抖着闭上眼睛。然后他听见了一声轻笑。
         片刻后他感觉后颈一轻,睁开眼睛一看,身下的恶魔不见了。
         半空中慢悠悠飘下一张的纸片。  以及一张印着草莓图案的糖纸。那和他放在内衣袋里发给孩子们发剩下的糖果的包装一模一样。
          城谷接住纸片,看到了上面写的字。
[感谢城谷先生今晚的招待。]
落款是黑濑 陆。